三白泊

【雷磊】第十期极挑强行扭甜的段子就不需要名字了

首先庆祝极挑恢复正常!(虽然也没剩几期了

然后是LO主昨晚吃了一口带糖的玻璃渣后表示不服!说好的RPS要甜要腻歪呢!

于是就来强行扭甜,谁说强扭的瓜不甜?!

真人一直都不怎么敢写,因为逢写必OOC_(:з」∠)_

不过为了甜…甜。甜!!!LO主豁出去了!(不要惹我我发起疯来自己都打。

这个段子的前情提要是之前两人一直是好朋友关系但红雷觉得自己要把持不住了于是开始纠结起来,总而言之就是一个纠结的雷和一个淡定的磊。

不要问为什么是纠结的雷和淡定的磊,智商。

不要问为什么前情提要不写,LO主的懒可以解释一切。





无题小段子



孙红雷最后还是上去抱住了黄磊。

那时候他们站在热带风暴的最高点,刚进行完一次关于心惊肉跳的小讨论,教师职业病犯了的黄磊笑着纠正他的口误,他看着对面的人微微仰了头,满盛着笑意的眼睛透亮。

他突然就很想抱一抱黄磊,不顾一切的,只想抱着那人,在这几乎没讲过话的一整天即将过完的时候。

他们并不是有争吵,也不是冷战,在孙红雷看来,或许这只是两个彼此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朋友突然在一瞬间觉得挨得太近了,中间的空气过于稀薄。

想透透气罢了。

所以他在选择玩偶时将黄磊给他选的熊扔给了小猪,而黄磊也很默契地读懂他的想法,转过身专注起眼前的狐狸。

看,连争吵机会都不会有的该死默契。

孙红雷泄了气。


按照年头来算,他和黄磊已经认识了六年。原先的孙红雷也是敢对黄磊动手动脚的,甚至看着那人坐在那儿不过去捏一把心里都会觉得不舒服。那时候他们是好哥儿们,是好朋友。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几个月的节目录制走下来,连他自己都能察觉到,对黄磊每注视一次,他的目光都会更深一分。

当那条友谊的界限变得模糊不清时,孙红雷难免会胆怯。


上海的天气闷热,三十九度的高温连一向活跃的小猪都有点没精打采,加上是最后一期录制,没了兴致任务进度严重落在后面的孙红雷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那个向来慢悠悠的黄磊这次会冲在前面。

遇到了徐峥,棋逢对手?

这是他在听到工作人员低声议论任务进展时第一个闪现在脑海的念头,然后很快被自己强行打消掉,又去逗了逗几个路人分散注意力,可心里总有些闷得不行。

为了缓解这突如其来的心闷,他不停地跟周围人说话,有的没的一通乱扯,百般耍宝逗乐,脚下的步子却仍是违背心意的不紧不慢。

“红雷哥?”

张艺兴在后面喊着他,怀里抱着一大块冰跑得有些吃力。

他停下来去帮那个青年,一改过去东北土匪的痞样儿,一路上心里却是有些莫名的消沉。

已经习惯了黄磊在身后,转头就能看见那人步履悠悠地跟上来,乐呵呵地喊他红雷。

他可以去调戏张艺兴,可以向小猪说我爱你,可以跟黄渤搂搂抱抱,也可以毫无愧疚地欺负王迅,偏偏在黄磊看见他时一阵紧张,在黄磊喊他名字的时候一阵心慌。


“红雷。”

孙红雷愣了一下,有些茫然地抬头循声望去,原来是躲在人后被黄磊眼尖发现了。

“红雷,艺兴的冰块最大,我们抢艺兴的去。”

黄磊怂恿他的时候嘴角还弯起了狡黠的弧度,而孙红雷则用尽全力让自己的笑不至于太过僵硬。

狮子座的别扭自尊心在这时候显露无疑,他知道黄磊的包容心随着时间的增长越发明显,尤其是对他偶尔的任性,虽然表面上是拳打脚踢,但从来不会跟他较真儿。

于是他扭头跟上了张艺兴,听见那人的声音生生断在了一个红字之后。

但那阵心慌并没有减轻。


心照不宣的疏远一直持续到他们上了滑梯顶端,黄磊看着他的眼睛说:“我们就留在这儿陪小迅吧。”

孙红雷在摄像机前点点头说,好。

然后他们靠在护栏上,望着王迅惨叫着滑下去。他们大笑,又不约而同地沉默。

节目组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准备进行挑战的黄渤身上。


夜晚的上海依旧是闷热的,水上公园的清凉似乎并不存在于他们这方寸之地。

“红雷,”黄磊先开了口,像是要打破沉默的没话找话,“今天玩儿的开心吗?”

孙红雷斜着身子看向身旁,黄磊还是趴在护栏上,双手垫着下巴,他在看着脚下这片水上乐园的夜景,仿佛没察觉到孙红雷在看着他。

可是孙红雷知道,有些事情,黄磊看得比谁都通透。

“还行吧。”他的回答很敷衍。

黄磊似乎是笑了,另一侧的黄渤滑下去时周围一阵哄笑,孙红雷没听清,但黄磊的动作他却看的很清楚。

他看见黄磊转过脸,仍是支着下巴,然后朝他笑,接着那柔和的语气竟然穿过重重喧闹,清晰地传入他耳里。

“大傻子。”黄磊说。

心就在那一秒被揪了一下。

疼,可是那阵令人烦躁的心慌却没有了。

在那一刻起,孙红雷就觉得,他欠今天的黄磊一个拥抱。

他纠结了一整天,却在短短的三个字的时间里甘心认命了,孙红雷的生活里不能少了黄磊。


他们在拍摄结束后找了借口落在最后,经过一段黑得没有亮光的小道,前面的人提醒着大家注意脚下,孙红雷下意识就拉住了黄磊的手。

“哟?”黄磊晃了晃两人交握的手调侃道:“不去找你那些相好了?”

“磊磊,”孙红雷不管不顾地强行撒娇,干脆长胳膊一伸圈住了黄磊的腰,“刚才我差点儿就赢了,你就不能安慰下我啊?”

孙红雷理直气壮地摸着,他的磊瘦了,不过依然是他喜欢的手感。

黄磊抬起另一边手戳了一下他的脑袋:“安慰啥呢,我都还没赢过。”

走过了那黑漆漆的小道,孙红雷的手也没有丝毫要松开的迹象,紧紧地揽着。

他们沿着来时的路,向前走去。



评论(34)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