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泊





他在摇摆椅上闭了眼,想要沉沉地睡去,却在将要坠入宁静的安眠时恍惚听见窗外的风雪声。

台北是不应下雪的。

他勉力睁开眼,眼前的一切竟不是台北公寓里的装潢,是他在上海时那间狭小的军统办公室。

桌上还摆着一份名单,一张照片。

是那张照片。

他颤巍巍地从摇椅上直起身子,伸手想要去够那张薄薄的相纸,只是指尖方一触上,那照片却被窗外吹入的风卷走。

飘向黑夜的风雪中。

他猛一起身要去追,未如预想中那般会摔倒在地,反而步履意外的轻快矫健,低头看去,不知何时已是一身洋装,一如他三十来岁的打扮。

像是猜到了什么,他迫不及待地推开房门。

屋外,果真是记忆中的北平城老街,熟悉的老院落。

“傅长官,再晚些,惠生可就不等了。”

这回,轮到他撑着伞,望着那人在风雪中,像是等得焦虑般的皱着眉,眼里是七分嗔怪,三分欣慰。

他有多久没见着了,那个身着长衫的身影,但却丝毫没有忘记,所有的细节清晰得就像是发生昨日。

仿佛从未深陷,深陷一场激流。

评论(13)

热度(69)